律師不是一個高不可攀的行業

自從民國93年考取律師執照後,我最常被人(尤其是計程車司機大哥)問到令我尷尬、百口莫辯的問題就是「ㄡ!你是律師ㄡ!很好賺ㄏㄡ!像那個電視上的某某大律師,就賺很多。」,我嘴巴裡說「沒有啦,就跟一般受薪階層差不多啦,大家都是賺辛苦錢,討生活啦。」,心裡則OS: 「你碼卡拜託一下,怎麼會拿我們去跟電視上常常出現的某某大律師做比較。」可是,每當我這樣回答完以後,問問題的人總是會報以懷疑的眼神,總覺得我們好像 是比別人偷吃很多蛋糕,嘴邊的奶油沒有抹乾淨,卻說只有吃一小塊的小孩般嘴硬。所以,今天我就跟大家介紹一下律師這行業的收入(統合我周遭也當律師的朋友 的收入資料)。

一、剛考上律師執照時,不是高薪收入的代表,只是代表你有一定程度與資格幫民眾打官司。

二、 考上律師執照後,必須經過半年受訓,才能成為正式律師對外執業。而在受訓期間,又可分為一個月的律師公會培訓,以及五個月的事務所實習律師訓練。一個月的 律師公會培訓,很抱歉,律師公會不會付你薪水,這一個月請吃自己。五個月的事務所實習律師訓練,雖然會有薪水,但必須看每個人所待的事務所不同,薪資也會 有不同,大致上來說,目前我聽到實習律師每個月薪水大部分介於二萬五千到三萬間。

三、 實習結束後,成為正式律師時,如果繼續在事務所大律師底下當受雇律師的話,就像一般人一樣每月領固定薪水,每個月薪水大致從五萬起算,然後則是按年資加 薪,加薪幅度則看每間事務所老闆的佛心了(我有聽過有些老闆從不加薪,有些老闆每年加薪五千元,有些老闆佛心來了每年加薪一萬元,不過成佛的老闆畢竟不 多)。另外,有些事務所老闆會允許受雇律師自己接案子賺外快,但事務所要抽成,抽成比例大部分是「事務所三成或四成,受雇律師自己七成或六成,然後稅要由 受雇律師負擔」。不過我有聽過最誇張的抽成比例,那就是「事務所八成,受雇律師二成,稅也要由受雇律師負擔」,這種抽成比例,擺明就是跟受雇律師說你最好 不要自己接案子,接了也賺不到。

四、如果是自己出來開業(就像我現在這樣),就沒有一定標準可言了,看每個人的接案情況而定。有人荷包滿滿,但也有人苦哈哈地勒緊腰帶硬撐。

然而,為什麼大家總是有一個既定觀念,認為律師一定賺很多呢?我想這是因為大家都是透過電視或報章雜誌上看到某些大律師接到社會矚目的重大案子來認識律師這 行業,因此形成的既定印象。當然,這印象用好聽的話來說律師是一個「高貴」的行業,用比較負面的話來說,那就是「吸血鬼」行業,也因此民眾對於司法體制沒 有信心,認為法官、檢察官界裡充滿「恐龍」,律師界裡充滿「吸血鬼」。

而正是因為律師這行業,以及司法這體制對於民眾而言有如蓋了一層面紗,且我國學校教育對於法治層面的教育著力不深,目前還處於幼苗階段,也因此才會造成一般 民眾對司法體制的不信任,而這不信任是包含對法官、檢察官及律師的整體不信任。當遇上官司纏身時,因為對於基本法治的不瞭解、不知道自己的權益該如何維護 及主張、不知道整個司法體制如何運作、不知道如何面對司法體制裡的人事物,因而深怕、懷疑法官或檢察官收黑心錢、律師騙錢,進而形成不信任。當然不可否 認,司法體制裡有好法官、檢察官、律師,但同樣的,既然是人,也就會有壞的法官、檢察官、律師。

有鑑於此,張律師決定定期舉辦免費法律講座,融合本身執業多年所遇到的案例,將一般社會上民眾常見的法律議題以小故事的型態與民眾分享,透過每一個小故事的 介紹,讓民眾瞭解這小故事裡的主角面臨到的法律問題,進而想想看如何解決。張律師希望藉由免費法律講座來讓民眾認識司法體制如何運作及理解基本法律知識, 當民眾的法律知識越充足,不僅更能明白如何維護自身的權益,面對司法體制裡的人事物時更有自信,而且更有能力理智周延並且有足夠的水平去評論法官、檢察 官、律師的適任與否,甚至針砭整個司法體制的弊病,才不會流於情緒性且毫無幫助的漫罵,也不容易流於訴諸民粹力量去做無意義的抵制,而是形成ㄧ種深層的改 革力量。而當一個國家的民眾都具有高度法律知識水平的時候,對於這些執法的人員,都是無形的鞭策力量,更甚者,民眾對於法律形成的源頭──立法院,才更具有牽制作用。

     前一陣子,發生一個事件,知名日籍女藝人Makiyo的 友人毆打計程車司機,導致計程車司機重傷昏迷住院,而該女藝人則找了國內一所知名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來辯護,後來電視上名嘴則嚴厲批判該名律師事務所是在幫 日本人欺負台灣人,網路上也有許多網友揚言要抵制這家律師事務所。後來這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趕緊解除委任,並說了一句「律師只是個職業,不可能只幫好人辯 護」。對於這整件事情所引起的效應,我認為有很多值得我們討論的地方。

首先,那位律師說的「律師只是個職業,不可能只幫好人辯護」,我想如果能更完整說明的話,比較不會造成民眾的誤解。而民眾為何會誤解,也是因為我國法治教育 不足,導致無法期待民眾從這簡單兩句話推知背後的意義是什麼,反而容易讓人形成一種「你看,律師就是幫壞人!」的印象。事實上,如果能有機會多瞭解一些基 本法律知識的話,就會知道律師其實只是屬於整個司法體制的一環,律師能做的就是按照法律的規定為當事人辯護,不應該有律師接了性侵害或是重罪的案子,就認 為這律師一定是在幫助壞人的成見,因為法律還是有一定的規範,並不會因為有請律師,就有天大本領可以開罪,律師往往只是幫當事人主張並維護他在法律上應該 具有的權益而已。更何況有時候我們並不知道這事件的真相是什麼,真相往往只有上帝才知道,法官、律師都不是上帝,往往都是根據手邊既有的證據資訊在努力而 已,而不同證據說不同的話,不同當事人提出的證據所顯現的樣貌也不一樣,這些都是必須深入接觸才會知道更多,並不能像媒體為了講求時效,捕風捉影之後就妄 下結論。

     所以,張律師希望能藉由定期免費法律講座的舉辦,讓大家有一個機會增加基本法律知識,並希望藉這方面的努力,能拉近民眾與司法的距離,讓司法不再是一個令人畏懼的領域,律師不再是一個令人高不可攀、難以親近的行業。

 

 

張弘明律師(台中律師、彰化律師、南投律師、苗栗律師、台北律師)

 

Posted by 張弘明律師事務所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